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

大师谈建筑师培养:先做人后做建筑

2013年05月07日 18:07:33

简介: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在漫长久远的建筑历史中,“师徒教育、匠工教育”令建筑师精湛的技艺薪火相传,师徒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发挥了建筑师全部的潜力。

  20世纪30年代,中国社会已出现现代建筑的启蒙,但中国真正的现代建筑学教育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当时的建筑教育先驱梁思成、刘敦祯、童窝、杨廷宝、冯纪忠等人几乎无一例外系统地接受了西方的建筑学教育。因此可以断言,尽管由于地域及个人的差异而出现的不同大学之间的理念区分,中国的现代建筑学教育基本上全面吸收了欧美建筑学理念,传统的中国营造法式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在漫长久远的建筑历史中,“师徒教育、匠工教育”令建筑师精湛的技艺薪火相传,师徒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发挥了建筑师全部的潜力。近代著名的建筑导师包括格罗皮乌斯、菊竹清训、库哈斯等,他们都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影响了在旗下工作学习过的大批建筑师。从诸多国内外建筑师的成长经历来看,建筑学专业中“师从大师、师徒教育、匠工教育”等建筑教育方式,本身有着非同凡响的教育成果。

  对建筑学教育来讲,让学生建立一个关于设计工作全过程的基本轮廓应是培养的首要目标。建筑项目的建造是一个严密的过程,这一过程包含了设计的过程和实施的过程,两个过程中的质量控制最终保证着建筑的质量。在建筑学教育体系中,学生应该将设计理念与扎实的建筑学功底有效地相结合。当下与我国城市建设、建筑设计行业未来发展力量密切相关的千千万万优秀的建筑学子们,他们在学校学到了建筑学的基本功底和技能,他们需要展示才华的舞台,同时也需要在社会实践中获取更丰富的实践经验。

  作为一名未来的建筑师,应该先做人,后做建筑,除了扎实的基本功外,还要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了解建筑与我们所生存的环境、城市以及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一直是建筑师要面临和应该研究的课题。

  孔宇航:“应该将建筑教育与社会实践结合起来”

\
孔宇航

  (孔宇航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建筑学学子能够有机会与建筑界大师学设计,这种方式能够增强学校的学术氛围。“跟大师学设计”意义有很多,一方面是对历史的回顾,另一方面能够提升建筑学子的国际水平,同时也是对最新的建筑思潮的一种很深的理解。这种教育方式不仅能够促进教学教育,而且能够帮助学生增强社会竞争力。

  当然,大师应该指导学生将设计理念和建筑学功底,以及当下的思潮结合起来。在建筑学教育过程中,既要考虑学生的概念创新,又要勇于面对和直面当代中国建筑教育出现的问题,比如“重形式,轻基本功”,努力改进教育方式。既要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同时也要帮助学生创作出更好的建筑。另外,应该将环保、节能减排等观念和技术渗透到建筑学教育当中。

  优秀建筑师和学子之间更多的互动,能够使学生更多地了解社会对建筑的看法,也能对信息和社会需求有更深的了解。作为当代建筑学子,应该具备一定的素质,把现有的教育框架中的知识点和基本功学扎实,同时也要了解建筑教育与社会实践的关系,才能成为真正合格的建筑师。

  能够师从大师,对学生来说会有很大的帮助,社会和学校环境不同,大学生走向社会,除了要学习知识之外,还应该学习其他方面的技能,比如个人素质、为人处世的能力、对社会的认知,以及整体的社会责任感。这些都会对学生一辈子产生很大的影响。

崔愷:“建筑师要学会盖房子,更要学会做人”

\
崔愷

  (崔愷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总建筑师)

  跟大师学设计,原本就是一种师承关系。由师傅带徒弟,从普及性的专业角度来讲,这里面含有一种很强的师承印记。应该对于建筑学子进行专门的培训,回归本源。建筑师要学会盖房子,把手艺学到手,是件非常认真的事儿。

  学生能到设计院去实习并不稀奇。若想把这种师承关系变得更具体,建筑师应该承担起当师傅的责任,更多地关注和帮助学生。师傅对徒弟来讲,是一种教育。当今社会信息量很大,学生应该学会选择更有用和实用的信息,这是学生和建筑师导师相互之间应该讨论的问题。建筑师和建筑学子能够一对一、面对面的进行讨论,能够共同的学习如何做建筑,这是一个互帮互学、互相促进的过程。

  作为中国本土的建筑师,我们应该更多地为老百姓服务,培养下一代的群体,创作出适合他们的建筑。作为年轻人,应该保持一种关爱社会方方面面的心态,应该更多地去接触社会,走访好的建筑,好的城市,也要多关注落后地区的老百姓。

  建筑师作为一个社会教育的角色,做事和做人,相互关联,如果仅仅有一技之长,是远远不够的。对于任何一个行业来说,包括建筑师,我们要为社会承担专业责任,先要学会做人,不能只像做艺术一样,仅有简单的艺术追求,是远远不够的,这样会摔跟头。建筑师要接触社会,不是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要有一定的学习功底和设计理念,而是应该与实践结合在一起。

  作为专业人士,从事专业教育方面,也会感到有一些观察和反思。毕业生要能适应工程设计,解决工程问题,需要有基本的社会价值观和经验。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可能会比较盲目,可能会存在一定的误区,这是难免的。在自己能够进行独立创新这前,有时可以从模仿开始,这是挺好的一个窍门。跟老师或者自己喜欢的建筑师的作品进行模仿,然后从个别的建筑中突破或者超出原本的个性。不能仅从外部形态来认识它,而是应该从它处理与城市、与环境和与人之间的关系来判断这个建筑,这才是独特的思考,并且应该深入并且体验这个建筑。在这个过程中,要讲究做人的诚信,要亲身进行实践,同时要负责任地对一个工程项目做独立的思考。

龚俊:应建立长效性的人才培养机制

 \
龚俊

  (龚俊 上海霍普建筑设计事务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设计总监)“师从大师”这种方式,对建筑学子来说,是他们的一个梦想。这种方式可以使大师吸收到很好的助手,同时学生也能从中得到学习。我自己的体会是,个人素质上升最快的时候,是在做一个设计的时候,学习的对象也在做同样的事情,这样一做对比,就更容易学到东西。

  所谓“胜不骄,败不馁”。40岁之前,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阶段,越工作越会觉得自己储备知识的缺乏。所以我有两点建议:一是要持续的学习,二是在某个特定的领域,选择一个自己的方向,选择一个专项的自己擅长的,才能真正成为行家,这之前一直要不断地摸索,选择适合自己的方面。

  在从前辈学习的过程中,通过自己的笔触变成自己的手法,自己认同的方式。不存在建筑师的个性会影响后辈这个问题。要学会发散思维。

  从企业的角度来讲,这种人才培养机制必不可少。第一是员工的水准代表公司的水准,第二是二公司取得发展,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提升员工的工作水平和待遇。只有留出时间学习,才能保持持续的竞争力。

李兴钢:造房子这种技艺需要传承

\
李兴钢

  (李兴钢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副总建筑师、李兴钢建筑工作室主持人)建筑师专业传统非常长,在中国叫做”工匠“。这个行业的特征非常需要传承下去,也可以说”造房子是一种技艺”,当然也可以通过自学来领悟,以获得知识和进步。前辈向后辈的传承是非常有效的,西方的著名建筑师也有此种传统。现在的这种教育方式,主要是在学校里学习,从不懂建筑,到上大学跟老师学习,进入建筑之门。学校里主要是老师修改学生的设计草图,学生通过老师的修改,来领悟什么样才是更好的境界,这种方法非常有效。

  教过我的导师,都是非常对我有很多影响,我自己的记忆里带有他们教过的痕迹。导师对我们年轻建筑师的成长,起到非常大的、潜移默化的影响,这是一种很深刻的印记,会影响我我们很长的时间。老师在不同阶段对我们的教育、教导和引领,才能使我们真正地了解自己盖房子的过程。

  经验丰富的导师对年轻人实施一种带领和帮助,这相当于在学校之外的“再教育”,也是一种自我教育的过程。在我的工作室里,我会注意到他们的方方面面,同时会引入一些比较制度化的流程,设计的阶段还是其他,实际是我们这些过来人的一些经验和心得,变成工作的流程。。

  跟老师学习,学生应该能够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从学生到成熟的建筑师之间的距离,可以从老师那里有针对性地学到。同时,也需要注意自身的进步,进行自我教育和学习。建筑师的工作是非常个人化的,能够作出很好建筑的建筑师,最终的决定在于自己,跟老师学习是提高自己层次的一种方式,使自己有更好的内在和外在教养,做出更多的建筑来。

  常言道“文如其人”,对于建筑师来讲,做人的质量,对其工作有决定性的影响。不能限制他的天性。不要刻意变成什么样的人。在天性下,发展他的兴趣,使其在个人真实的特性下做出真实的建筑。只有保持了自己的天性,才能对社会有深刻的观察。建筑师在学习的过程中,可以丰富自己的内涵,完善做人的质量。

  对前辈的临摹,本来是中国艺术的传统,在模仿的过程中,有自己的体会和超越,这是非常宝贵的传统,只有在重复里面,才会想到超越别人。在精妙的地方超越别人,这是很高层次的超越,同时从建筑本身的学习讲,先“抄”后“超”,这也是学习的一种途径。要有深度的模仿,而不是走马观光,浮光掠影。真正的模仿,需要非常深度的阅读。从前辈那里,做出自己的改变和创新,本身就是对自己技能的挑战和要求。

 

 

中文    English